关闭

菜单

人气:加载中...

与神同行:罪与罚 (2017)

豆瓣7.7分

主演:河正宇  车太贤  朱智勋  金香起   

导演:金容华  又名:

豆瓣精彩点评:《与神同行》上映之后就捷报不断,一直冲击着韩国最卖座电影的前三名,各路媒体的口碑也相继爆棚,夸赞之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

解析线路

剧情介绍

人死后,成为亡者的话,会在阴间接受为期四十九天的七场审判,阴间的王进行说谎,怠惰,暴力,不义,背叛,杀人,天伦的审判,通过所有审判的人才能转世。——《佛说寿生经》

《与神同行:罪与罚》| 人死后的七重审判

影片借助地狱对亡者七层审判的华丽外壳,回溯亡者生前,讲述了一个看似略显俗套关于的情感故事。

主人公金自鸿在一次消防救援中为救一个小女孩而从高楼坠下而死。由于其舍己为人的崇高品质,获得阴间的"贵人"通行证,三位阴间的辩护使者护送他通过七层审判,原以为如此崇高的"圣人",会一路通畅,即"审判只是走个过场",没想到由于弟弟金秀鸿在人间的惨死,成为冤鬼,使其审判道路横生枝节。通过各个审判环节,追溯金自鸿这个勤勉完美平凡小人物的一生,他完美的形象在审判中多次产生裂痕,从中窥见其一家三口的感人肺腑的母子情,其无意间犯下的罪过也都一一得到谅解,裂痕也被缝合。因此,七次审判,实则是献给他的七次颂歌。

影片是双线结构,由对主人公的生前的审判引发对生命诸多问题的探讨的是主线,而暗伏其中的隐线则是通过对已死的主人公的审判呈现出的整个阴间审判可笑与荒谬。

金自鸿在第二重审判中展现了是孝子形象,他拼命工作,没有休息一天,他的勤勉,是为了钱,可这钱是为了供养生病的聋哑母亲与帮弟弟完成法官梦想。

而在暴力和天伦审判中,他的完整的记忆几于浮出水面。在他十五岁时,由于家境贫困,一度绝望的他在一念之差中差点用枕头捂死了毫无知觉的母亲和弟弟来逃避这一切。被弟弟阻止后,殴打了极度营养不良的弟弟,而后抛下他们离家出走,由于对母亲和弟弟的内疚与悔恨,整整十五年没有回家,只是拼命的寄钱,在信里编织一个家庭美满的幻境来让母亲高兴。

他犯下了撒谎,暴力,意图杀人的罪,因此无法得到豁免。

就在他快要被无尽的沙尘掩埋时,善良的母亲在弟弟托的梦中叙说了真相——她一直都知道当时儿子想要杀掉她,但是没有选择说出来。她从来没有怨恨过儿子,只怨恨自己是个累赘。

主人公在此时获得了宽容与谅解。

影片最后阎王直接撕毁了阴间律令,宣告他通过了审判,可以转世。但他到底通过了谁的审判呢?

虽然爱是永恒的,感人的。但很难想象,历经千年,阎王还会被这个煽情故事感动地直接撕毁阴间律令,这撕毁的动作看起来大快人心,是一个不合理的司法秩序的结束,恰恰是新一轮的司法不公的开始。审判从来不能寄希望于一个权势滔天的略显正义的个人,否则,就是将自己置于刀俎之上。

真正的审判者不是阴间的判官。因为这场看似体系完备的审判本身是不合理的。

阴间的审判法则,要求贵人无欲无求,无垢无尘,连一个自私的念头都不允许有。这个世界除了刚出生就夭折的婴儿能做到这一点,其他人浑身赤裸地在尘世的染缸中走一遭,谁不被染得色彩斑驳。

通过七场不合理的审判想要找到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圣人,这本身就是荒谬的,但直到影片结尾,却已经完成了四十九位圣人的寻找。

在第二场审判中,金自鸿坦诚自己的勤勉是:"为了钱"。这个坦荡的世俗的答案却惹得审判官大怒,差点将金自鸿冲下洪流,使他禁受无尽的水流冲刷之苦。

其实人在纷繁复杂的现实面前更多的是拥有是选择权——选择善良的权力。

贵人往往并不是心念的无垢无尘,而只是把持了内心的尺度,作出了善良的抉择,一次不难,难得是次次如此。因而可贵,视为贵人。

诙谐,喜剧的外衣下是审判的过程的随意,感性。所谓的判官对亡者有生杀之权,脾气却个个暴虐无常,左右着一切,却不必负丝毫责任,宁愿听人虚假的谎言,也不要那无可指摘的真相。陪审员处处刁难,想方设法地阻止贵人得到合理公正的审判,是为升官,而贵人的三个辩护使者尽力护送也是为了能够转世。他们都是为了私利来左右亡人的审判。

耶稣曾说,无罪的人可以朝妓女身上扔石头。

阴间的有罪的"俗鬼",又有何有资格审判别人?

真正判决亡者的,是直面人本身的记忆。

其实那七场审判,是让他直面无法回避的记忆,获得了宽恕,最后放下。

金自鸿困囿于生活,却在记忆中与一切和解。坐在缆车上,长日将尽之时,夕阳喷薄出一片金黄,整个世界看起来澄澈干净,如波德莱尔在《黄昏的和谐》中写到的,"天空好像大祭坛一样宁静又愁闷。"

谈论起过去疲累的生活,他面色平静,终于不再是"明明死了,一副还想还想死"的样子。德春说:"无论过去生活怎样,回忆起来却颇为美好"。她羡慕他,她只能看到别人的记忆,她和解怨脉关于自身过去的记忆是空白的,虚无的。记忆是亡者活过的证据,也是其解怨的通道。

影片想要探讨的关于生命的问题有很多,因此深刻的话题也大多只是流于表层,浅尝辄止。

影片的亮点之一在第一场审判中,关于生命的重量的探讨。

几年前有一个经典的问题:有一群小朋友在两条铁轨附近玩耍,一条铁轨还在使用,一条已经停用;只有一个小朋友选择在已停用的铁轨上玩,其它的小朋友都在仍在使用的铁轨上玩 。 这时火车来了,而你正站在铁轨的切换器旁。让火车停下来已经不可能了,但你能让火车转往停用的铁轨,这样的话你就可以救了大多数的小朋友。 但是,那也意味着那个在已停用铁轨上玩的孤独小朋友将被牺牲掉。你该怎么办?

金自鸿在临死之前也面临了类似的两难的选择,在最后一次救援行动中,为了拯救更多人而被迫放弃已经无法动弹的队友,间接导致了队友的死亡。

他本人对这一罪行感到无可辩驳,但辩护使者引诱出陪审官自己说出生命是没有重量的,如果必须称重,那么无形自然相等的结论,从而判处金自鸿无罪。

除此之外,影片有些太过急切地向观众传达关于善的理念,缺乏复杂立体的人物,或者说意不在此,他只需要像皮影一般,牵扯演员们在荧幕上演绎了一个故事,而不是深度。借助演员之口说出的诸如"阳间所有人都会犯罪"之类近于通俗的道理比比皆是,类似训话,不免有些刻板。

然而也使得这部影片类似于一面镜子,每个人都能在其中照见自己,审视自己,却无权审判他人。